股权分置:中国股市的鬼故事?

发布日期:2022-05-08 14:14   来源:未知   阅读:

  连设计师也没有料到,一个试验时小小的随意设置在10几年后转眼成长为一个大大的妖怪,重重地压在沪深股市身上,几千万股民也一同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设计时短短的不足一行的指令--暂不流通,到现在想起来要解决时变得那么的艰难。

  为解决这一问题动用了国内外精英的智力,设计了几千套方案,耗费了数年的时间,蒸发了几千亿市值,几起几落,数以亿计的股东、官员、专家、学者也深陷其中,在此一过程中还掺杂着利好论、利空论、赌场论、千点论等等激烈尖锐的争吵,并且到目前才刚刚达到了(也许依然是没有结果的)又一次试点的条件。

  时至今日,全流通于中国股市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已是不容置疑的大道理了。简言之,全流通不是万能的,但非全流通却是万万不能的。不过,如何实现全流通却似乎永远是众说纷纭,江湖术士,炼丹高手,布局大师,预测大仙纷纷上阵,都说自己有实现全流通的灵丹妙药,但没有一剂药被市场接受和认可。至今,补偿基本原则似乎也取得了共识,但补多少以及如何补又是扯不完的话题,而且很难达成一致。

  补偿的最大难点还不在此,而是补给谁,统而言之,可以说,当然是补给流通股股东,但仔细想想,其实也很麻烦。从有股市以来,一直持股到现在的倒好说,但其实流通股已不知换手多少次,只补偿现持股的流通股股东对此前的流通股股东就很公平吗?也许,持股者可以说,刚刚卖掉股票的家伙是傻瓜,得不到补偿是活该,这也许有点道理;但明知有股权分置问题必需要解决而敢于持股者只因流通方案好而赢利了而认为自己很英明,或因为流通方案差而亏损了就骂政策不公,这样的道理总是有点不通,即使打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样大义凛然的幌子也是如此。不过,话说回来,补偿以前的神通股股东毕竟是一件难以操作的事情,绝对的公平也只能在书本和想象中存在,在实现不了公平的时候只能追求效率了。

  既然幻想一种合理合法又平稳的方式解决不合理生长出来的股权分置问题无异于缘木求鱼,对照转配股流通以及B股开放虽不尽完美但卓有成效的结果,历次全流通试验之所以轰轰轰烈烈地展开又羞羞答答地收场,在于没能解决好总体性、明确性、简单性、通用性、一次性等问题。既不合理公平,又无市场承受能力,暂时是多久永远只是个问号。难怪,股权分置被认为是悬在中国股市之上的达摩克斯之剑,随时可以对市场造成极大 影响。

  既然没有公平合理的全流通方案,我们还在等什么呢?等市场崩溃,还是等到流不流通无所谓。其实,任何一揽子解决方案都不可怕,可怕的无止境等待所带来的恐惧,长痛不如短痛,短痛至少有三方面的价值可抛砖引玉。

  一是宣布暂(不流通过)已到期,即日取消暂不流通,同时宣布将动用XX资金救市,待股市稳定后调整持股结构部分减持或退出;二是暂为可选项,非流通股股东自行选择或永不流通或将一半非流通股按面值(三板公司可无偿)分配转让给流通股东后上市流通,同时可考虑A、B股合并,不必救市,还可抛出部分质量不高的国有股充实社保基金;三宣布暂为五年,五年后按上市先后顺序分期分批流通。

  达摩克斯之剑一旦落地,股民们至少可以睡一个囫囵觉,而不必惶惶不可终日。而要做到这一点,仅仅靠一个大道至简的方案还远远不够,确定方案过程的程序的公正透明也至关重要,它不仅可以部分弥补方案所欠缺的公平合理性,还能一步步让市场各方理解、参与、修正并最终接受方案,而避免前几次未解决不管叫做国有股减持、全流通、还是股权分置所试方案时无人负责的状况。闭门造车不管立意如何好,也只能留下千疮百孔的局面。

  为了实现程序公正,建议首先应成立由证监会牵头的联合专题小组专门负责,成则重奖,败则重罚。第二,方案表决权下放至市场各方参与者:非流通股东(以持股数计)、流通股东(以持股数计)、空仓者(以持币量计),终审权在联合专题小组,专家学者各自加入多空以及转让受让阵营而不做裁判。第三,联合专题小组将所收集的各类方案尽量一个不漏地置于专门网站,上述三方参与者各自表决,选择自己方最满意的三套方案,专题小组可以酌情另外推荐不多于三套方案。第四,综合各方推荐方案编制序列号,市场三方分别以各自的持股持币量行使表决权,对方案进行加权评分,实行末位淘汰,然后进入下一轮表决。第五,鉴于流通股股东处于核心同时又是被动的地位,可考虑将其权重因子由1/3提高到1/2,以保证最终方案的顺利实现;相应地空仓者的权重因子降为1/6;非流通股股东权重因子保持为1/3。第六,每轮投票后,下一轮投票前各方案制定者可以调整修改方案中的一些具体的指标,但不能改变思路与方法。第七,表决期间停止发行新股,约需半年至一年。

  目前解决股权分置仍采取试点方案,反映了设计者对方案心中无底,同时,对一家公司试点成功并不能保证对其他公司适用,反之亦然。试来试去,受伤的总是广大股民,越试受伤越重,最终可能导致市场崩溃并引发其他更严重的问题。可行的方案不是试出来的,只不过浪费更多的时机,付出更大的代价而已。

  [发起辩论]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